<kbd id="4ng4m" ></kbd>
  1. <video id="4ng4m" ><big id="4ng4m" ><xmp id="4ng4m" >
  2. <rp id="4ng4m" ></rp>

    <var id="4ng4m" ></var>

    <pre id="4ng4m" ><video id="4ng4m" ></video></pre>
    <nobr id="4ng4m" ></nobr>

    200余家SaaS企业求援:两月内现金流将消耗七八成|疫情|中小企业
    来源: 唐山木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 2020-02-27 22:34:03 16:58   5775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原标题:200余家SaaS企业求援背后:两月内现金流将消耗七八成,期待减税降费

      作者丨许诺

      

      “中国的SaaS企业,既被推到前所未有的‘风口’时刻,更是置身一个充满巨大考验的危急关头。”2月11日,一封由238家SaaS企业签署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所谓SaaS,指的是向企业提供的云端应用,常见服务除了简单的音视频沟通外,还有大量的业务系统,包括做销售管理的CRM系统、办公自动化的OA系统,以及财税系统、ERP系统等。

      除了少部分的互联网巨头和上市公司外,大部分的SaaS企业都是中小企业。新冠肺炎疫情袭来,激增的使用需求并没有带来营收的增长,许多企业为了支援防疫工作,还推出了各种免费服务。然而随着疫情的经济影响日益显现,他们开始意识到,行业的春天到来之前,自己可能就要撑不下去了。“普遍的水平就是三到六个月。”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危 机

      两月内现金流或消耗七八成,营收恢复将慢于预期

      “我是从2012年入行的,到现在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之前说到难题,都是每个企业各有各的难题,但现在这个困难是普遍性的。”明道云创始人任向晖告诉新京报记者,SaaS行业不是衣食住行这样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主要涉及的是企业中后台的销售、运营等环节,“如果未来一个月还是持续现在的状态,我觉得一两个月内现金流消耗掉七八成是很正常的。”

      让任向晖忧心的下跌,首先来自客户续费率的大跌。“比如有专门做健身房SaaS服务的企业,现在健身房都停业了,你觉得他们还会续费吗?”任向晖表示,在疫情之下,服务商无法进行正常的业务推广。即使来了新订单,也需要面对面的交付,一个中等企业要上线一个新系统,周期可能长达半年甚至一年,疫情过后企业营收的恢复也会比外界认为的更慢。

      “我们是把软件卖给企业的,我们受影响是因为我们的客户受到了影响。”主营CRM产品的六度人和创始人兼CEO张星亮告诉新京报记者,SaaS行业受冲击最大的首先是为餐饮娱乐行业提供产品的公司,饭店、KTV、健身房停业了,相应的点餐点歌系统也就没有了需求。其次是零售、农牧供应链相关的服务,现在也普遍处于停工的状态,后续恢复也需要一个过程。第三类是工厂和建筑类的应用服务,也要等到工厂复工后才能收费。第四类是企业办公使用的专业软件,由于许多企业存在远程办公的刚需,这部分企业受的影响要稍微小一些。

      “不管怎么说,服务不能停,无论企业有怎样的困难,我们都会尽力维持业务。”任向晖告诉新京报记者。不过,服务运营一天,就有一天的成本,而这其中最大头的,是人工成本。在这个知识密集型行业中,人工的薪酬标准普遍较高,平均薪酬在20万元到30万元之间,再加上五险一金,企业的用工成本可能要达到40万元。

      公开信的牵头方、SaaS行业社群“崔牛会”创始人兼CEO崔强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企业之前的现金流很好,拿过大笔的投资,有资本储备的话,可能还能撑得过去,而如果你的现金流并不是很好的话,这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可能几个月就崩掉了。

      自救

      裁员无从可裁,降薪左右为难,社保政策尚待落地

      “在线化经营需求的暴增,触发了空前的运营成本压力;而我们每一家企业个体,必须独自承担既定战略停摆、未来6个月各项规划收入大幅萎缩的残酷现实。”在这封由SaaS行业的238家企业签署的公开信下面,还有不少企业表示愿意加入进来。

      “对于长远发展,我们还是有信心的。也是因为疫情,企业认识到了SaaS服务的好处,在疫情期间也养成了使用习惯,后续的需求也会有提振,但是它的收费滞后了。”张星亮的话代表了SaaS行业内不少创业者的心声:明知春天就在眼前,但是眼下这个寒冬,自己可能要熬不过去了。

      自救成为行业共同的选择,但面对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这些人员紧凑的创业型、成长型企业却并无太多减负的空间。“有的企业可能还有些富余空间,在减员之后还能维持运营,但是大部分企业其实已经‘裁无可裁’,只剩下能够维护服务的最少人手。”任向晖告诉新京报记者。

      另一个选择,降薪,在SaaS行业的创业者眼中,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只是温和比例地降薪,对于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任向晖说,“如果你真的要降薪一半,那对于企业来说是自杀,而且大多数员工都已经结婚生子,上有老下有小,有些还背着房贷,对于员工来说也承受不了。”

      此前,不少地方政府都推出了社保延期的政策。不过多位业内人士也表示,社保在行业人工成本中占比相对较高,降低社保确实有利于企业降低运营成本,但是目前的政策还仅仅是延期缴纳社保,企业应缴社保的总额并没有下降,而且具体执行措施还没有落地,企业大多还处于观望状态。

      求援

      行业呼吁政策扶持,企业期待减税降费,创业者盼春天到来

      “如果SaaS企业大面积倒掉,企业的内部沟通、流程管理等方面都会遇到很大的困难,我前面说的四大行业的信息化都会出现倒退。如果一个做在线ERP软件的企业倒掉了,几千个使用他们软件的工厂该怎么办?”张星亮告诉新京报记者,SaaS服务涉及千行百业,虽然还没到“水和电”的那种程度,但是也确实是非常基础和必需的。

      “‘唇亡齿寒’,这个词用来形容SaaS行业和其他行业的关系是非常贴切的,对于中小企业和大企业的关系也是贴切的。”纷享销客创始人兼CEO罗旭告诉新京报记者,不同于17年前的SARS时期,如今中国各个产业的生态化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企业之间的相互依赖度也大大提高,中小企业的发展如果出了问题,就会殃及整个生态。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肩负着80%城镇人口的就业。

      SaaS行业的这封公开信,除了呼吁政府为行业提供专项扶持政策、行业巨头推出产业互联网扶持计划,还表示希望银行提供基于ARR(年经常性收入)的贷款模式。罗旭表示,包括SaaS行业在内的许多互联网产业,都属于轻资产行业,拿不出多少资产进行抵押贷款,但是往往拥有比较健康的经常性收入,如果银行能够针对行业情况采用更适宜的贷款模式,也能够很好地缓解企业资金的紧张状况。

      同时,也有多个行业的企业界人士表示,相比于行业扶持政策,他们更加期待的是更普遍的减税降费。财政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减税降费超过2.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超过2%,制造业、小微企业深度受益。而在疫情冲击之下,也有财经分析人士指出,当前适当为企业减税降费,通过政策性金融给予受困企业必要的支持,不仅有利于社会更好地战胜疫情,而且可极大缓解疫情带来的员工失业等次生灾害。

      “2010年云服务初期,用户不理解,产品不完善,用户对数据安全,商业模式等嗤之以鼻,我们扛过来了;2016年巨头入局,资本退潮,市场处于用户培育期,各家公司诚惶诚恐,举步维艰,我们没死;如今终于等到产业互联网势起,不想疫情突至,疫情下,短期内服务、流量压力巨增,业务收入突减,难道这是SaaS服务走向黎明须渡的最后一个劫难吗?”罗旭在朋友圈中写下长长的一段话。

      在临了,他写道:“冬天即过,春天还会远吗……”

      新京报记者 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