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4ng4m" ></kbd>
  1. <video id="4ng4m" ><big id="4ng4m" ><xmp id="4ng4m" >
  2. <rp id="4ng4m" ></rp>

    <var id="4ng4m" ></var>

    <pre id="4ng4m" ><video id="4ng4m" ></video></pre>
    <nobr id="4ng4m" ></nobr>

    “出口”转“内销” 山东莒南草莓难出省|莒南|山东
    来源: 唐山木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 2020-02-18 17:22:54 16:58   2928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原标题:“出口”转“内销” 山东莒南草莓难出省

      新京报讯(记者 王纪辛)受到疫情影响,农产品销售半径急速压缩,现阶段,种植户的心态也很矛盾,从担心滞销转向担心疫情的传播。山东莒南县的草莓种植户说,“往年‘艳丽’‘甜查理’主要销往北京市场,今年不好卖。”现在来的货车主要是山东本省的,没有外省车,虽说卖到外省价格能高不少,还是不敢让外省车过来,本省的车也很少有人愿意出去的。

      大店镇的草莓已经陆续转色了。受访者供图

      现在来的货车主要是山东本省的

      2月15日清早,莒南县下起小雪。

      在大店镇大公书村种了30年草莓的庄子珍,一早进到自家草莓大棚,开始一天的农活。近期,阳光足,气温高,地里的草莓已经陆续转色。

      莒南县下起了小雪。受访者供图

      大棚里,子珍和同村的几位老姐妹把采摘下来的草莓,挨个码放在泡沫箱子里,个头大小一致的装一箱,装满一箱刚好20斤。打包装车,送往就近的城市。

      莒南县地处鲁东南,气候温暖湿润,沭河、浔河形成的冲积平原和良好的灌溉条件是当地发展高效农业的自然优势。

      莒南县一共有12个镇街和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庄子珍所在的大店镇有着“山东草莓第一镇”称号。大公书村又是大店镇最早引种草莓的专业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村引种“艳丽”“甜查理”“甜宝”三个品种,种植面积达1000多亩。

      “今年的价格不行,有的品种只有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庄子珍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一斤一级果的地头价,“艳丽”是6元,“甜查理”是4.5-5.5元。而这两个晚熟品种,去年同期的价格分别是18元和8元。

      当地晚熟草莓的采摘季从正月开始,持续到农历六月。“往年‘艳丽’‘甜查理’主要销往北京市场,今年不好卖。”

      庄子珍除了自家种有3棚草莓,她还从事代收业务,是本地的草莓经纪人。她告诉记者,大公书村草莓采用无公害种植,市场口碑一直很好,往年这个时候,采购商都是抢着要货。

      收获的草莓。受访者供图

    

      据庄子珍介绍,大公书村是草莓种植专业村,销售模式和蔬菜一样,采用整车批发方式。

      “运送蔬菜水果的车走绿色通道,进出都不受限制。”但是,与往年不同,“现在来的货车主要是山东本省的,没有外省车。虽说卖到外省价格能高不少,还是不敢让外省车过来,本省的车很少有人愿意出去的,也是担心疫情。”

      转型线上销售有点难度

      也有少量外地客户和庄子珍联系要货,由她代收,再用本地货车送过去。“外省只送没有病例的地方,如果有,本地司机不会去。”

      庄子珍也想尝试走电商模式。她在春节期间快递过一箱草莓。“发了6斤,快递费39元。快递费比草莓还贵。”

      记者联系到一家全国性物流公司设在莒南县的网点负责人华先生。他在疫情发生后,对当地农户进行过简单的需求调研。

      华先生发现,急需物流运输的种植户有两类,一类是电商类散户,一类是需要整车零担运输的。

      “送货半径在20-30公里的,种植户自己都能解决,对物流公司的需求不大。如果是跨省运输,需要物流公司全网络协调,涉及的环节比较复杂,包括司机、车辆、生鲜包装等,即便这样,生鲜类的货物,对时效要求极高,商品又极易变质,操作起来有风险。”

      这也是让庄子珍担心的问题,即便解决了物流,现阶段也不具备包装物料以及相应的电商信息系统等。

      记者从京东负责零售业务的公关人员处了解到,种植户资质合格的情况下,可以在京东平台开通的“全国生鲜产品绿色通道”进行销售。据介绍,对于没有电商经验的农产区,京东可以提供分拣、包装、运营,或组织引导在京东营业的商家进行本地收购和交易。另外,针对物流受阻问题,京东的物流公司为滞销农产品推出冷链专项支持方案。

      不过,从需要对接的各个细节来看,对于没有电商经验的种植户,快速转型仍是件难事。被疫情打乱“节奏”的种植户,销售模式转型可谓举步维艰。

      庄子珍告诉记者,村里对防疫管控很严格,“进出村,都要记录,不戴口罩,不让出门。虽说眼下价格不好,但是,好在村里人都很健康。只希望采收季结束前,日子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